欧博娱乐

欧博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_欧博娱乐手机版首页(趁我们都还年轻,多欣赏下沿途的风景,不要错过了流年里温暖的人和物....)

读史日志 | 本周读史日志合集

相信总有一天误会能变成一朵美丽的花,因为它由理解来浇灌!欧博娱乐官方网站

点击上方“瑶湖读史”关注

这一周的读史日志,

都有哪些引人深思的精彩片段呢?

一起来看看吧~

微博#读史日志#精选:

微博分享你的读史日志@瑶湖读史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大卫·克里斯蒂安《大历史:虚无与万物之间》——大历史与传统的起源故事还存在另一个差异,即它的普适性。大多数起源故事是由某个特定社会为自己建构起来的,它们往往强调不同集群之间的差别。大历史试图建构一种普遍适用的起源故事,它利用世界各地的科学知识,期待着在德里或迪拜、都柏林或丹佛都同样合理。今天,建构一个真正具有普遍性的起源故事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我们这个全球化的世界正面临各种挑战,例如核战争威胁和全球变暖问题。这些问题是任何一个社会都无法独自解决的,需要全世界的合作和共同努力。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陈支平《历史学的困惑》——历史学也同历史本身一样,往昔与当今,古人与来者,是分不开、割不断的。人为地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制造某些障碍界限,只能给自己的“科学研究”带来许多不必要的纷乱和烦恼。近百年来中国历史学界忧国忧民,疾古维新,心正意诚,然而由此而爆炒的一些沸沸扬扬的问题,恐怕难免有些意气用事、失却自我。新时期以来,国门大开,先知先觉的同行们不断地引进国外的人文社会科学理论,花样翻新,名堂百出,总想把中国的“历史科学”变得更加科学。如今,又有一班义正辞严的勇士,正在不遗余力地与“学术腐败”作不懈的斗争,务必给中国的历史学界乃至整个人文社会科学界廓清出一片纯真无邪的天地。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大卫·克里斯蒂安《大历史:虚无与万物之间》——然而,奇怪的是,现代中学和大学很少讲授普世史(universal histories)。相反,我们在以一种零碎的方式学习这个故事的不同部分。在历史课堂上,我们学习的内容不是人类,而是自己的社会;我们学习美国历史或俄国历史或中国历史,这取决于我们就读的中学在哪儿。我们很少学习人类史如何与自然世界联系在一起。我们可能会学一丁点儿化学或地质学甚至天文学知识,但是,这基本上无助于我们考察这些不同知识形式之间的内在关联。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大卫·克里斯蒂安《大历史:虚无与万物之间》——研究整个宇宙的历史似乎是一项令人畏惧的工作。不过,我们会发现,从许多方面而言,它并不比讲授一个大国(比如美国或俄国)的历史更艰巨。关键在于,我们一开始就要对这个故事的整体形态有清晰的认识。对我们很有帮助的事实在于,有一条线索贯穿整个故事:那就是宇宙出现138亿年以来越来越复杂的事物的出现。复杂事物具有多种组成部分,它们精确地排列,从而产生新的属性。我们将这些新属性称为突现属性(emergent properties)。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大卫·克里斯蒂安《大历史:虚无与万物之间》—— 早期宇宙非常简单。最初,即宇宙学家所说的辐射时代(radiation era),巨大能量流主导着宇宙。整个宇宙有点类似太阳的中心,由于温度过高,复杂的化学结构无从诞生。当时没有原子、没有恒星、没有行星,也没有活的有机体。不过,宇宙在扩张的同时也在冷却,差不多在其诞生40万年之后,它的温度低得足以让氢原子和氦原子(还有其他一些简单元素)在那种热”浆“中凝结。原子是最早出现的复杂物质结构。不过,即便那时候,在几百万年时间里,宇宙还非常简单,仅仅由巨大的氢原子和氦原子云团以及散布其间的能量构成。(另外,还存在大量所谓的暗物质,不过,由于它们似乎永远也不可能构成复杂实体,因此,我们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它们。)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太平广记》卷二——魏伯阳者,吴人也,本高门之子,而性好道术。后与弟子三人,入山作神丹。丹成,知弟子心怀未尽,乃试之曰:“丹虽成,然先宜与犬试之,若犬飞,然后人可服耳;若犬死,即不可服。”乃与犬食,犬即死,伯阳谓诸弟子曰:“作丹唯恐不成,既今成而犬食之死,恐是未合神明之意,服之恐复如犬,为之奈何?”弟子曰:“先生当服之否?”伯阳曰:“吾背违世路,委家入山,不得道亦耻复还,死之与生,吾当服之。”乃服丹,入口即死。弟子顾视相谓曰:“作丹以求长生,服之即死,当奈此何?”独一弟子曰:“吾师非常人也,服此而死,得无意也。”因乃取丹服之,亦死。余二弟子相谓曰:“所以得丹者,欲求长生者,今服之即死,焉用此为?不服此药,自可更得数十岁在世间也。”遂不服,乃共出山,欲为伯阳及死弟子求棺木。二子去后,伯阳即起,将所服丹内死弟子及白犬口中,皆起。弟子姓虞,遂皆仙去。道逢入山伐木人,乃作手书与乡里人,寄谢二弟子,乃始懊恨。伯阳作《参同契五行相类》,凡三卷,其说是《周易》,其实假借爻象,以论作丹之意。而世之儒者,不知神丹之事,多作阴阳注之,殊失其旨矣。(出《神仙传》)。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瑶湖读史  #读史日志# 大卫·克里斯蒂安:《时间地图:大历史,130亿年前至今》——历史学家应当去寻找类似的统一结构,或者一个“大一统的故事”,从史学家的观点尽力概括关于起源的现代知识吗?世界史新分支学科的出现,标志着许多历史学家也开始认为需要对他们的目标有一个更为连贯的视角。大历史就是对这一需要的回应。20世纪80年代晚期,大约和我差不多同时,约翰·米尔斯(John Mears)开始在南卫理公会大学(位于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开设了一门按照尽可能大的时间范围讲授的历史课。从此之后,许多大学纷纷开设类似的课程——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堪培拉、珀斯,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在美国的圣塔克鲁兹。阿姆斯特丹大学的费雷德·施皮尔跨出了更远的一步,撰写了第一部关于大历史的著作。书中他为构建一个基于各种时间范围基础上对过去进行统一叙述的计划做了雄心勃勃的论辩。

——来自瑶湖读史老肆

读史群#读史日志#精选

群里随时分享交流你的读史日志吧

老肆:#读史日志# 长期以来,关于拿破仑的死因,无论在学界还是民间,一直存在诸多分歧:有人说他是砒霜中毒而死,有人说他死于医生的误治,有人说他是死于胃出血,还有人说他是被情妇所杀。其中,以死于砒霜中毒的说法最盛行。可是,日前美国科学家宣布:拿破仑死于胃癌晚期,胃肠出血是导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而非此前人们广为传说的砒霜中毒,这使得历史上的拿破仑死亡之谜终于为世人所解。

——罗文兴《被误解的世界历史》(香港:海鸽文化2010年版)

李争伟:#读史日志# 教师是否有权讲授他认为是真理的东西,显然,这就像彼拉多对耶稣的审判一样,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对真理的界定。如果真理是某些通过研究发现的东西,那么这种研究就应该是自由的和不受约束的;但是,如果真理是由权威展示给我们的,那么,它只需进一步得到阐释即可,而阐释者必须对权威的信条保持忠诚。毋庸置疑,后者正是中世纪的真理观和讲授真理的方式。人们宣称:“信仰是先于科学的,它为科学设定界限,并且规定科学的前提条件。”

——(美)哈斯金斯:《大学的兴起》(北京:北京出版社2009年版)

老肆:#读史日志# 元叙事存在着,并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和说服力。我们或许可以驯化它们,但决不能把它们一笔抹杀。此外,虽然宏大叙事有很强的影响力,但潜意识的宏大叙事影响力更大。不过在现代知识下面已经潜伏着一种“现代创世神话”了。它以一种危险的形式存在,亦即对支离破碎的现代知识的拙劣的叙述和鄙陋的理解,败坏了关于现实的传统叙述而未能将其综合成为一种关于现实的新观点。只有理解现代创世神话的脉络,使之成为一个连贯的故事,才有可能真正采取下一个步骤:批评它、解构它,或改进它。历史就像造房子,解构之前必先建构。我们必须先看到现代创世神话,然后才能去批评它。我们必须先把它清晰明白地表述出来,然后才能看清楚它。

——大卫·克里斯蒂安《时间地图:大历史,130亿年前至今》

老肆:  #读史日志# 彭祖者,姓籛讳铿,帝颛顼之玄孙也。殷末已七百六十七岁,而不衰老。少好恬静,不恤世务,不营名誉,不饰车服,唯以养生治身为事。王闻之,以为大夫。常称疾闲居,不与政事。善于补导之术,服水桂云母粉麋角散,常有少容。然性沈重,终不自言有道,亦不作诡惑变化鬼怪之事。窈然无为,少周游,时还独行,人莫知其所诣,伺候竟不见也。有车马而常不乘,或数百日,或数十日,不持资粮,还家则衣食与人无异。常闭气内息,从旦至中,乃危坐拭目,摩搦身体,舐唇咽唾,服气数十,乃起行言笑。其体中或瘦倦不安,便导引闭气,以攻所患。心存其体,面(明抄本面上有头字)九窍,五脏四肢,至于毛发,皆令具至。

                                    ——《太平广记》卷二

全新的一周,

希望大家都能有全新的收获和阅读体验!

本期编辑:谢殿诚

责任编辑:蒋玉琪

欧博娱乐官方网站官网为广大玩家提供最全面最新的游戏资讯。

时间:2017-09-09 13:14:08 分类 欧博娱乐官方网站